>

乡镇(街道)“模块化”运行!衢州探索基层治

- 编辑:宜春市空间模块有限公司 -

乡镇(街道)“模块化”运行!衢州探索基层治

  当下,乡镇(街道)治理体系中的一些深层次问题已逐步显现:“单薄”的管理职权与繁重的工作任务严重不匹配,统筹协调与部门派驻机构“两张皮”普遍存在,原特定环境下设置的部分临时性“土机构”已不合时宜……

  如何破解这样一个全国性难题?衢州给出了具有创造性的乡镇(街道)“模块化”改革,得到人民网等权威媒体的关注。

  一起来看看,这个“衢州样本”为何拥有如此强大的顶层设计,为何拥有如此扁平高效的运行机制。

  此次改革,衢州将乡镇(街道)从以往的“条线”开始向“块面”转变,乡镇工作以党建统领,按照“大党建”“大协调”“大治理”“大执法”“大经济”“大服务”六大功能模块划分。将全市所有乡镇划分成大、中、小乡镇和街道四种类型,依据各自特点设置模块。大乡镇设6个模块,小的乡镇设3个,中型乡镇和街道根据需要选设3-6个,进行扁平化运行。

  走进柯城区荷花街道办事处,你会发现从一楼到三楼,他们完全打破了原来“七站八所”的办公场地,而是按照“六大模块”集中打通,进行办公,干部精神状态很好,前来办事情,“转”的速度明显加快。无独有偶,开化县华埠镇也将“大服务模块”中的社保、计生、民政等事项统一集中到该镇的政务服务大厅。

  他们这样做,正是本着此次改革中“同一机构、集中办公;同一模块,统一协调”的工作原则,将各大模块及内设机构办公场所进行统一布局调整,人员集中办公,真正实现老百姓办事“最多进一办”“最多跑一窗”,大大提升工作效率和服务效能。

  荷花街道是衢州主城区街道,人口高度密集,街道常住人口达8.2万,但整个街道的在编工作人员仅有30人。华埠镇也是开化县的大镇。办事要是没效率,那可不行。

  在龙游县南部地区,乡镇(街道)“模块化”改革正如火如荼。此次改革,龙游县坚持龙南片区化运行,探索建立跨乡镇联席会议,充分发挥以溪口为中心的“一镇带三乡”集聚效应,整合龙南片区力量和资源,建立跨行政区域的应急、执法、服务队伍,推进龙南应急、执法、服务一体化,实行区域内事务共商、力量共用、资源共享。

  在常山县金川街道,乡镇(街道)“模块化”已取得显著成效。此前由于没有执法权,该街道在打击非法成品油销售时,需联合执法,效率比较低。改革之后,他们实行大执法模块负责,明确联络员专门联络,将“多线联系”变“单线突破”,并与大治理模块打通,发现线分钟内到场。两个月,就取缔了9处非法加油点。

  改革后,衢州全市1039名派驻干部与乡镇干部“同吃一锅饭”,通过人员下沉带动权力下放、资源下倾。同时,全面推行“周二无会日”服务机制,明确每周二不开会,把市县乡村网格五级力量打通,资源下放、力量下沉,至9月底,全市共发动1579个服务团,9097名干部组团联村,参加网格巡查9.3万余人次,谋划实施项目2766个,化解矛盾3.62万起。

  平时为掌、战时为拳,组团作战、全军出击。全面提升社会治理能力和水平,衢州乡镇(街道)基层治理的最终目标就是要让群众更满意,让社会更和谐。

  此次衢州开展乡镇(街道)“模块化”改革,就是要减掉压在干部身上多余的担子,为干部担当干事减负增效,全面激发队伍干部活力。保温板模块

  据荷花街道党工委书记方娟介绍,荷花街道在“模块化”改革运行中,探索出“岗位赋分+模块评分+专班加分+组团积分”的一套考核制度体系,设置了62个岗位,根据工作量、重要程度对每个岗位赋分,最低0.5分,最高10分。不论编内干部、派驻人员、还是编外用工,打破身份全部双向选择上岗。每人选岗的分值之和按30%权重纳入年度考核分,与绩效奖金直接挂钩。这有效解决了模块之间、模块内部的关系,解决了以往分工分线分家的割裂分散状况,打破了“干多干少、干优干劣一个样”的平均主义。在考核制度体系的指挥棒下,想干事、能干事的人脱颖而出,盘活人力资源,也提升了行政效能,街道综合信息指挥室从原来的5名人员直接压缩至3名。

  “工作模式从单兵作战转变为兵团出击,工作总量从忙闲不均转变为相对均衡,干部培养从相对单一型转变为复合多能型。”对此次改革,常山县芳村镇相关负责人感触颇深。

  机构精简,厘清职责。截至目前,衢州全市103个乡镇全部完成“模块化”改革,乡镇挂牌机构减少63.2%,原先“三资办”等不合时宜的“土机构”被撤销。

  以岗定责,激活全盘。此次改革,衢州制定岗位责任清单,推行干部“双向选择”机制,把主动权让给干部,推动“人、事、岗、责”合理匹配,100%乡镇(街道)重新配置,人员调整面达52.8%,重组盘活了现有人员和工作岗位。

  改革,就是要使干部“有岗有责、有为有位”。衢州此次乡镇(街道)“模块化”改革,正是要激发干部的担当,使基层干部队伍焕发出勃勃生机。

  破除“乡镇属地管理”的老习惯,破除“条块割裂”的老机制,破除“谁是谁的人”的老观念,破除“论资排辈”的老传统。

  而这一切的最终落脚点是推进基层治理,促进乡村振兴,为打造全国基层治理最优市提供体制机制保障。

本文由新闻动态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乡镇(街道)“模块化”运行!衢州探索基层治